青丝青衫亦青城

【雷金】原来是你小子!!!


    ⒈我萌雷金,想开车,可别说车技了,连驾照都没有(bu)

    ⒉注意!!ooc严重,梗是以前看的一个视频。侵删

    ⒊字数少,只是在玩一个梗

    ⒋金对雷狮有好感,雷狮喜欢金,大概是 金→  ←←←雷狮(没错,我金吹)
   
    ⒌私心打all金tag


     Go!

    雷狮摸进金的房间时,金正在洗澡。

    这对雷狮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

    听着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雷狮蹑手蹑脚地开始翻找。

    他先是翻开了金的床铺。

    床上摆放着可爱的小睡衣。上面印着黄色的小箭头,还带着一对兔耳,不用说一定是秋买的。
  
    雷狮注视着箭头睡衣,绛紫色的双眸暗了下来。他的喉头隐隐吞咽了一下,原本自然下垂的双手举了起来,有些颤抖。

    那安安稳稳躺在床上的睡衣,好像带了些迷惑的意味。就这样,勾引着雷狮上前。

    耳边的哗哗流水声还在响彻,水滴拍打地板的声音越发清晰。也一点一点的,牵引着雷狮的心头。

    雷狮沉下心,终于将手伸向了那睡衣。他双手紧紧的攥住了睡衣,缓缓的把它送到了鼻尖前。

    雷狮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哈――”又轻轻叹息出来。

    好像有些不满足,又似乎是不满意。雷狮将手伸向了衣柜。他有些粗暴的打开柜门。里面的衣物琳琅满目。

    有金的常服,也有一些别人送的c服。

    雷狮随手从衣架上取下一件衣服。对着脖颈处,又狠狠的猛吸一口。脸上带着迷之红晕。随手将衣服扔在床上。

    哇哦,你猜他找到了什么?

    刚洗过的,新鲜的金的内裤。

    运气不错,找到一件刚洗的。雷狮心里如是想。

    雷狮小心翼翼地凑上去,闻到了熟悉的芬芬。雷狮勾唇一笑,找到了。

    正巧,金刚从浴室出来。

    湿漉漉的,新鲜出炉的金。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蓝湛湛水汪汪的眼睛流露出不可思议“雷,雷狮,你在做什么?”

    雷狮并没有被抓包的尴尬,他直起身,缓缓的走向金,高大的身影笼罩着金,这让金显得更娇小了。

    金下意识地捏紧了浴袍,不断的后退。雷狮也跟着,一步一步的压上前。

    “小鬼,不要那么怕嘛。”雷狮在金触到墙壁前搂住了金。“我又不会吃了你。”金微微颤着身,又紧张又害怕还有点小兴奋。

    在雷狮低下头时,又忍不住闭上眼。雷狮的手顺着金的眉眼描绘,落在锁骨处停了下来,金的脸变红了,沿着纤细的颈,蔓延到全身。

    雷狮把头靠在金的肩膀上,是一股熟悉的味道。

    “小鬼”雷狮开口,金红着脸抬头“什,什么?”

    “是不是你小子,偷用我们的洗衣粉了?”雷狮质问。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金都要哭出来了,“雷狮你这个大坏蛋!!!”然后呜呜呜的跑掉了,跑掉了,掉了,了。

      徒留雷狮一人伸着尔康手,‘如果你愿意做海盗夫人,我的洗衣粉就交给你承包了’

      恩……

     论不装逼好好说话的重要性。

  

     秋姐正在赶来的路上(带着大刀),来来来,先让你跑39米。

     end

         
――――――――――――――――――――――――

    

    

【瑞金】总是被变态看上的金

     *标题请以内容为主
   
     *最近好想写刀(可能)

     *格瑞专场,瑞金已在一起

     *金第一视角

     *非凹凸大赛梗

     *金,我爱你(日常表白)

     以下

     格瑞好像变了。
    
     他冷漠的眼睛不再溢着光芒,偶尔一现的笑容也彻底不见。

     格瑞又好像没变。

     无论我怎么在他身后叫嚷,他都不理睬。就算警局的工作再忙,也该有时间理理我嘛,倒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哼。

     好像前阵子有什么丧心病狂的变态杀人犯来着,格瑞一定忙的焦头烂额吧,我还是不打扰他啦。金看着格瑞消瘦的背影,心里嘀咕。

     回家的路上,金一边走一边想,要给格瑞做些什么。

     黄昏,落日的余荫下,映着那么几个黑影,本来少见的乌鸦倒是多了。金的影子混在其中,还不自知,那离家不远的路旁不知几时开上了彼岸花。

     恩,格瑞喜欢牛奶,我得准备点牛奶,还有,虽然格瑞不说,但我还是知道他最喜欢一回家就有热乎乎的饭菜,就有人在等他。想到这儿,金忍不住痴痴地笑了。

     格瑞和金是竹马竹马,小时候,格瑞就十分照顾金,金也很依赖他,成长中也有不少烦恼,但磨合着磨合着,长大的两人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是谁告的白,现在回想起来也不大记得,只记得,在校园草坪上的那个大树下,有着两个青涩又互相爱慕的男孩。

     金回到家时,还在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可见他的兴致是多么高昂。金熟练的从冰箱里取出食材,打算大干一场。
   
     金做了不少菜,从华灯初上,一直到阑珊将近,格瑞才回来。

     在金被吵醒时,听到了格瑞的惊呼。他刚想给格瑞一个惊喜,就看到格瑞吃惊的神色,还有那顺脸庞划下的泪水。

     “金,是你吗?你回来了吗?”说罢好像看不到金似的,大肆地翻找起来,整个屋子的灯都亮了。金看着格瑞忙上忙下的找,一股寒气顺着背脊,爬上金,金打了一个冷战。似是证明什么,格瑞,我在这儿!

      格瑞,我在这儿

     金绝望地发现格瑞并没有转身,而是继续找着,找着。

      ……
 
      当晚,格瑞没有碰金做的饭菜,也没有睡,只是一直坐在金房间门口,盯着那个金色的‘金的房间’。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晨曦的光芒照射在窗内,偶有青鸟清脆的鸟鸣,露水打湿了格瑞的发,和脸上的泪痕重合,在配上那双发红的眼睛显得格外悚人。他维持着动作,一动不动的盯着。突然,格瑞一撑地站了起来,令人牙酸的噼啪声响起。

      金也陪着格瑞坐了一夜,看到格瑞站起身,也急忙站起来。金知道,有什么事变了。

      格瑞沉默着出了门,看着格瑞通红的眼睛,心里也一阵阵的疼。

    不知走了多少路,树枝隐隐哑哑遮蔽天空。翻出泥土的带着青苔的石板,风声喧哗着,刺人耳膜,乌鸦可怖的叫声环绕耳畔,令人毛骨悚然,这更像是一条不归路。

     格瑞似乎走到尽头了,轻轻开口“我抓住凶手了,金,我好想你。昨天你来了吗,我这副样子一定吓到你了吧,我好想你,我快要等不及了,金……”格瑞有些语无伦次,但不似曾经,他说了很多话。
“我来找你了。”

      金僵硬着脸,看着眼前格瑞抚摸这的墓碑,‘金之墓’,有了一种果然是这样的感觉。

    啊,原来,我已经死了吗


   end

    ·没错,是变态杀人魔杀的金

    ·门前的彼岸花是格瑞种的,意欲手刃凶手,陪金上路。且格瑞有点精神不正常了

    ·本来在‘金之墓’哪儿想写 爱妻金之墓,不知不觉,笑成猪叫,自觉这样写一定会毁了我第一个刀,果断放弃
    

    

【all金】(主雷金)论速兔的蜜汁属性②

    *手癌晚期
  
    *ooc

    最近总是看到雷金车,是错觉吗?
   
  

    金在醒来的时候很蒙逼。
  
    他不知道身边围着他的四个人是谁。
   
    金奋力抵抗:“哇,你们是谁啊,快放开我!”金扭着小短腿,大声叫。
   
    速兔的身体很柔软,抱着速兔的卡米尔很明显的感受到软毛轻轻摩擦着的舒畅感。“大哥,它醒了。”但对于会说话的速兔还是感到很惊讶。
  
    雷狮一把揪过速兔的黑耳朵,仔细打量着:“难不成又进化出什么不得了的能力了吗,本大爷可没见过会说话的兔子。”

    “快放开我,放开我!”小速兔被抓住耳朵怕的不行,蓝盈盈的眼睛噙满泪水,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和普通的速兔可真是不一样,说不定世上仅此一只呢,呵呵。”帕罗斯笑道,“蠢狗,老大可不会让你吃了。”佩利都要跳脚了:“老大老大,能吃吗能吃吗?”
    
      金打了一个哆嗦,颤颤巍巍地说:“我,我有一个姐姐,我姐姐很厉害的,虽然……”虽然我找不到她了。“你们不能吃我啊!”

    雷狮好笑地捏着兔耳朵上下晃了晃,“你姐?谁不知道世上没有我雷狮不敢惹得事。不过,你小子作为速兔也太弱了吧,小心我把你喂给蠢狗。”说罢,佩利的眼睛亮了亮。

     金缩得更紧了。

     “大哥,鬼天盟的事,时间要到了。”卡米尔提醒雷狮。雷狮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卡米尔:“那我们走吧,可不能迟·到。”顺手将速兔丢给卡米尔。

     “佩利,帕罗斯,跟上。一会有的是猎物。”
   
      “是,老大!”佩利高兴坏了 有架打,他就高兴。帕罗斯倒是什么都无所谓。

     金只是缩在卡米尔的怀里瑟瑟发抖,它原以为这个戴绿帽子是个好人,但它错了。

     金都要吓尿了,因为这看似温柔地抚摸下卡米尔的手,一直攥着金的喉咙。

   

      ――――――――――――――

    鬼天盟是近期崛起的新生势力,但发展地异常迅速,人员已达到一百的规模,首领鬼狐天冲更是善于在各大势力间游走,展现了其独特的演说能力与洗脑技巧。

    当然,这次的交易是由鬼狐天冲提起的。雷狮自觉有好处怎么能不去呢。

    “鬼狐天冲,希望你的消息不会让我白跑一趟,否则,你的下场本大爷可不能保证。”雷狮提起雷神之锤指向鬼狐天冲。身后的佩利也跃跃欲试。
 
    “这是当然,雷狮大人。”鬼狐欠了欠身,“我保证信息的准确性。”随手将信息发送。“哦,那可真是值得撕咬的猎物。”雷狮一勾嘴角,打算离去。

    “请等一下,雷狮大人,您手上的,是速兔吧。”卡米尔闻言转头,撇向鬼狐天冲:“那又如何。”鬼狐天冲举起双手,以示无害:“请卡米尔大人息怒,我只是好奇问问,毕竟根据速兔的珍惜度,谁都想要一探究竟。况且,鬼天盟最近想入手一只来作训练兽……”雷狮的一锤袭面而来:“这就是你胆敢碰我雷狮东西的理由?呵,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雷狮大人,您误会了,我们只是依附于狮群的鬣狗而已,并没有如此打算。况且,目前我们正处于合作中,您这样,未免太嚣张了吧。”鬼狐天冲倒退一步。帕罗斯走上前,笑嘻嘻地说:“真是好胆子我都要为你鼓掌了,竟敢挑衅老大。”

     雷狮冷哼:“合作?本大爷可没想过是在和你们鬼天盟合作,你们只不过是在被我利用而已。而且,你自比鬣狗,在狮子受伤时也会上前分一杯羹吧。好吧,我雷狮也不是什么极恶之人(?)如果你能撑过我这一锤的话……”

     “我自然愿意接受,希望雷狮大人您能信守承诺。”

       ……

      “哼,鬼狐天冲,也许藏了一手,不过还是蝼蚁。”雷狮颇为愉悦地抚摸着速兔柔软的皮毛,感受到手下的战栗,更愉悦了。“你这个小鬼,刚刚这么紧张的气氛还能睡着,别是佩利一样的蠢狗了。话说,你真的是速兔吗?”

     “大哥,根据速兔的身体数据,它确实是一只速兔。但不知道为什么体质不同于其他速兔,毛色也是黑的,更奇怪的是,作为一只兔子……”竟然会说话。卡米尔看起来对金很感兴趣。

      “不要老是小鬼速兔的叫啊,我也是有名字的啊!我叫金啊!”雷狮怀里的小速兔挣扎起来,又被雷狮一个眼刀制服。乖乖安分下来。

     佩利在一旁叫着,兴奋地不能自己。“老大老大,别管它了,我们快去赤焰山吧!”帕罗斯一手抓住佩利脖子上的大珠子:“乖狗乖狗,安静点。老大,我也觉得,之后再解决这只速兔的事吧,毕竟搞事比较重要呢^_^”

     之后再慢慢玩吧。雷狮盯着金,又把它丢给卡米尔。

     现在是去找嘉德罗斯麻烦的时候了。
   

【all金】(主雷金)论速兔的蜜汁属性 ①

  *新人向(还不太懂格式)
 
  *一时手痒,源自脑洞凹凸原世界,但无凹凸大赛

  *主要是变异(?)的物种什么的

  *我爱凹凸全员

  *文笔不好,望轻喷

  *金吹,小天使天下第一可爱!!!\^O^/

  OK?  Go!



     从来没有人会想到,兔子命运的翻转。

     就像曾经遍布全星系的兔子变成了稀
有动物一样。没错,兔子少了。
  
   宠物兔、家养兔、食用肉兔、森林野
兔……只要是兔子,好像都受到了创世神
的诅咒,变得稀少,稀少到全宇宙也不到
1000只,几乎灭绝。所有人都恐慌起了,
这可能象征着某种灾难。他们猜测这是创
世神的预告,打算消灭像兔子一样多的人
类。但更多的可能,只是那个无趣神明的
恶作剧。人们诚惶诚恐的想要好好保护剩
下的兔子们,但是,事情可不是你们想的
那么简单。

   

     这些兔子少是少了,可它们跑得也忒
快了,也太凶了吧
   
    
     你可能不太直观,你见过跑得像猎豹
一样快,跑上个几小时还不带喘的兔子
吗?!你见过朝着你一咧牙齿就伸出爪子
要撕碎你的兔子吗?!

      没有吧!

      天啊,创世神在上,你一定是爱惨
了兔子这个物种吧!

     当时收到捕捉命令(bushi)的人只能
对着那几只肆虐狮群的速兔流下宽泪。

     为了区别曾经的普通兔子和如今战斗
力破表的兔子,人们统一称之为――速兔。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也渐渐发现了
速兔身体的秘密,当然代价可不是一般的
大。
   凯莉研究员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们所认
知的兔子还能称作是兔子,它们可爱的外
表没有变,小小的身体上覆着软白的毛,
迷人的短短前肢却隐藏着杀人的利器。用
来来切断植物根茎的傻乎乎的大门牙,在
危险的时候甚至连精铁都能咬断。就连那
闪着点点星光的红眼睛,都不是哭红眼睛
的红,而是杀红眼般的红。

     凯莉从来都只是乐于搞事而已。

     而为了适应性协调发展,速兔们的繁
殖力极速下降,一般的兔夫妻一辈子有一
个兔宝宝就该谢天谢地了。

     当然这些数据并不是凯莉大佬所发现
的。速兔那么凶残,抓不住还不能远距离
观察吗。

       ―――――――――――
   

    雷狮一直觉得速兔是最无趣的物种,
就像是狮子披上一只兔子皮一样,没什么
好惊讶的。兔子他见多了,狮子也不少,
对于速兔这种生物雷狮并没什么太大感
觉。

     虽然他雷狮并没见过所谓速兔,但并
没有强求。

   但是可以说,命运就是这样的一个磨人
小妖精。

     在雷狮海盗团的例行活动(抢劫)后,回窝途中,他们发现了一只年幼的速兔。一只与众不同通体为黑的速兔。

     雷狮微惊。

     就连帕罗斯也十分好奇:“哇偶,不
是说,速兔都是白的吗,这只怎么是的?
而且速兔向来少见,今天是撞大运了吗,
碰上一只晕的。”

     佩利也绕着那只黑速兔转来转去,边
嗅边叫:“老大老大,能吃吗,我看速兔
跑得这么快,腿上的肉一定够劲儿。”佩
利的眼睛里闪着光,好像只要雷狮一点
头,他就要扑上去撕咬一样。卡米尔比较
谨慎,他下意识眯了眯右眼,拉起围
巾撇了一眼帕罗斯:“大哥,这只速兔来
历不明,有很大的危险性,还是谨慎为好。”

   “卡米尔,不要这么扫兴嘛,就像蠢狗
说的,说不定速兔肉质鲜美,就连老大都
要放弃撸串呢。”帕罗斯说着,露出一个
无辜的表情,摆摆手:“而且上次也是蠢
狗要捡什么脏东西吃,可不是我怂恿
的。”

   佩利一听,火了,他猛地从速兔哪儿甩
回头:“帕罗斯,我才不是蠢狗,有本事
来打一架啊,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够了,佩利。”雷狮终于从地上的速
兔身上移下了目光,接过卡米尔递来的短
讯:“发疯还是等会去发吧,带上这只兔
子,我们来活儿了。”话罢,一手扛起雷
神之锤,一手扶了扶卡米尔的帽子:“看
到好处就要抢,遇到弱鸡就要踩,碰到机
会就要上,这才是我们雷狮海盗团。这只小兔子,就算卖出去也值不少钱吧,更别提……”
  
    卡米尔知道雷狮是在跟自己说话,可他没听清楚之后的。“明白吗,卡米尔这只小兔子可不一定打地败我。”卡米尔恭敬地回了一句:“是的,大哥。”

     可在雷狮海盗团自顾自地解决速兔的从
属时,没人看见那小小的黑漆漆皮毛下睁
开的湛蓝色眼眸。